大叔工程師在股海沉浮多年的血淚故事

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

做智識的遊牧民族。哪裡水草豐美,就轉場到哪裡。

羅胖跨年演講金句
做智識的遊牧民族。哪裡水草豐美,就轉場到哪裡。

報名全棧營對這句話體驗很深,看到有些同學全心全意投入,實作了好幾遍,甚至還幫忙同學解決疑問,根本在暖身的時候,就展現了「教是最好的學習」。

這種熱烈的競爭學習氣氛,再度刺激到我,燃起強烈的學習動機。




但是不得不懷疑,為什麼中國有那麼強烈的競爭表現,除了人口基數多的原因之外,同樣比例下,少數幾位牛人,就顯得特別醒目。

但是回憶起幾年前,有次派駐中國一年,協助管理某傳統產業工廠,見識倒有幾位年輕的幹部,非常有專業能力、工作態度也很好,薪水換算成台幣更是勝過台灣工廠幹部,對比基層員工的薪水來說,倍數幅度遠勝於台灣,深入了解他們的背景,更是驚訝於他們都是非本科出身,出生於較為落後的城鎮(河南之類的),國中畢業未成年就出來沿海打工,快速投入工作學習成長,二十多歲就成為主力幹部,每年薪水成長幅度驚人。

再來看看之前兩梯全棧營的狀況,優秀學員畢業立即找到薪資優渥的工作,除此之外,據說所有學員都有買比特幣,以現金比特幣的漲幅來看,學費幾乎都回本了,學習到的知識、技能根本是多賺的,難怪天天興奮的不用睡覺。

還有中國的學習團體會什麼這麼熱烈,光是經營公眾號、打賞就有可觀收入,市場大、合作機會多,充分展現了水草豐美的現象。

回想起我2004年那時候剛進入台積電當工程師,第一年工作換算年收入就有七位數,可是每天超過九點才下班,辛苦狀況可以比擬現在中國的996,可是一問起資深員工,老人們立馬說現在已經很好了,原來他們之前都要做到半夜十二點,而且一樣隔天八點上班,有沒有那麼誇張,後來深入了解才知道,原來在2000年以前,年收入除了是七位數之外,而且開頭不是一,最旺的2000年,開頭還比五大、比五大、比五大。

我是六年級尾,剛好有見證到科技新貴的末班車,那個年代剛好也是分紅費用化的開始,資深的同事早就分析好數據,推測未來幾年,年收入將會大幅減少,還好後來底薪也大幅增加,不過長期看來,整體年收入成長只有個位數百分比,所以菜鳥如我,幾乎可以推算,如果在這邊幹二十年的收入是多少;說多不多、說少不算少。

但是絕對不會到讓我捨不得離開的數字,至少以目前投資理財來說,我的年收入已經可以媲美當初台積電工程師收入。

不是說數字多少,而是那種成長幅度,會有中慢性自殺的感覺,很悶,其實主管也無可奈何,因為整體產業就是這樣的狀況,公司沒有大幅成長,當然無法提供員工充分發揮的空間,所以後來走向變成避免血汗工廠,但是另外個角度來說,也確實無法提供對應的福利,其實大家這幾年看矽谷的持續狂熱成長,也都知道矽谷的科技公司都是非常競爭,哪個不血汗,勝者為王、敗者為寇。

其實回顧台灣這幾年也曾經有過幾次海市蜃樓,DRAM、面板、太陽能、手機、IC設計一代拳王,可惜往往撐不了幾年就gg了,只剩下台積電、聯發科兩個台柱,大批理工科畢業生不知道要轉戰何方。

真心建議不用遲疑,哪個產業有好發展、成長快、薪水高,就立馬轉戰。

最後補充我在內觀打坐的心得,內觀非常強調,宗教信仰對人的幫助,一定要立即在此聲有效,一定要在這輩子體會好處,不是期待下輩子的事情,不是期待死後上天堂、下地獄,一定要立即做、立即看到效果,所以我在內觀打坐完之後,非常有收獲、非常有感覺,也獎勵我自己持續做下去。

所以工作的也是這樣。做智識的遊牧民族。哪裡水草豐美,就轉場到哪裡。



0 意見:

Follow by Email

大詩人的寂寞投資筆記粉絲專頁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