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叔工程師在股海沉浮多年的血淚故事

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

正念的指數型投資,如果您已經從中受益,根據您的意願和能力,歡迎您為下一個朋友作貢獻。

李國修最為人知的一句座右銘是:「人一輩子能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。」


引用這句話是想說,人一輩子能夠有緣遇到一件好事,就非常幸運了,而我相信至少遇見兩件好事;一個是創辦指數型基金的先鋒集團Vanguard,一個是訓練正念的內觀中心;我比較貪心與斜槓,或許這兩件事都做好一半,這輩子就功德圓滿了。

很多人一直好奇大詩人為什麼這麼特別?為何不開辦昂貴的收費課程?為何不銷售金融產品?

因為我已經從中受益,根據我的意願和能力,我正在為下一個有緣朋友作貢獻。


2003年朋友Sherri Wang介紹我參加台灣內觀中心的十日課程,2008年離開了拓墣產業研究所,但是又在綠角財經筆記部落格認識指數型投資。這些好東西不是我發明的、不是我創辦的...,感恩有緣人介紹給我,感謝他們的貢獻。

真的是緣份,我一聽到這兩個介紹,直覺就是好東西,而且立刻深入的接觸了解與執行;第一次參加完內觀,深深覺得不可思議,這麼好的東西,費用居然是自願捐款,而且這個單位還活得下去。


感謝台灣內觀中心與葛印卡老師


「内觀的問與答

課程的費用是多少?

每個前來上内觀課程的學員,所使用的都是由之前的學員所贈予的。課程中無論是教導或食宿,都是免費的。全世界所有的內觀課程都是在完全自願捐款的意愿下運作的。在您的課程結束時,如果您已經從體驗中受益,根據您的意願和能力,歡迎您為下一個課程作捐贈

帶領課程的老師,薪水是多少?

老師並沒有領取任何的薪水、捐贈或其他物質上的利益。他們被要求需要有自己私人的收入。這個條規意味著其中一些老師就少了一些時間進行教導,但這能保護學員免受剝削並且能防止商業化。在這傳承中,老师們傳授内觀纯粹是為他人服務,他們所獲得的一切滿足,就是看見學員們在十天结束後的快樂。

我是否得成爲佛教徒才能修持內觀?

許多不同宗教信仰或是沒有信仰的人,都認爲這個靜坐課程很有幫助和有效益。内觀是生活的藝術,是一種生活方式。雖然這是佛陀教導的核心,但它不是一門宗教;而是培養人們過著一種自利利他的生活價值觀。」

從研究所畢業的2003年開始參加內觀培養正念,每隔一兩年就回去再參加一次,普通人很難這樣做,因為我人生比較坎坷,幾乎每一兩年就換一次工作,也算是探索自己的人生;前面幾個工作都是工程師,後來認真轉換到金融相關的產業分析師,結果也是遇到人生大挫折,事情沒有想像中的簡單,於是重新返回工程師的工作,感謝上天再次賜福,讓我遇到指數型投資。

如果沒有之前遇到內觀的經驗,大概也無法相信,天底下會有這麼好的金融產品,那麼坦白地公開說,費用是一切的關鍵。

感謝先鋒基金Vanguard 與創辦人約翰.伯格。


「現在來談一下我所擁有的資產吧。

《富比世》(Forbes)雜誌列出了美國最有錢的四百名菁英,其中有八十七人是靠金融業致富的,有的是靠創業,有的靠投機,有的辛勤工作,也有人純粹就是運氣好。

許多創辦投資管理公司的人(通常還有他們的繼承人),都累積了龐大的財富,在《富比世》雜誌的名單上,金融業人士中排名最低的,財富據估計也有十三億美元,排名最前面的是擁有富達集團的強生家族(Johnson family),身價約為二百五十億美元。

我的資產不曾超過十億美元,甚至也沒有超過一億美元。我的資產為什麼這麼少?這是因為,做為先鋒集團的創辦人,我的公司會把最大份額的報酬分給投資人,先鋒集團的共同基金,是真正的共有式共同基金,事實上,我們省下來回饋給投資人的累計金額,就快比其他投資公司的回饋金額多出一千億美元了。

我們之所以能夠省下那麼多錢,如同你在前面所看到的,是因為先鋒集團是「照成本」來經營的。因此,先鋒集團(這家公司的老闆不是我,而是我們旗下的共同基金)實際上賺到的淨收入等於零。然而,拜我前面提到的「先鋒合夥人計畫」所賜,先鋒集團的基金資産大幅增加,基金的報酬良好,投資人所負擔的費用大幅減少,而我分享了這些好處,收入也非常優渥。

因此,和同業相比,我在金錢方面可以算是失敗者。他們比我有錢太多了,如果他們知道,一定會很高興。不過,你們可能會說,我的失敗是自找的。我當時並不知道,先鋒集團的規模會變得這麼大,也不知道發明先鋒集團的共有式結構,會讓我放棄了這麼多錢。

不過,我覺得沒什麼關係,原因有三。首先,我出生並成長在一個節省重於花費的家庭。我並不奢侈,直到現在,叫我花錢買非必需品,我都還會心疼。我得承認偶爾我會打破這些原則,比方說,我對那些上頭有美國國旗的畫作,毫無招架之力。傑斯伯·瓊斯(Jasper Johns,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)和契爾德。哈山姆(Childe Hassam,美國印象主義畫家)的經典複製品,無論如何我都要弄到手。不過,從我入社會至今這麼漫長的歲月裡,我從沒有任何一年,花的比賺的還多。

其次,我從一九五一年開始工作以來,就加入一項很棒的確定提撥制退休金計畫。」

夠了:回到理財初衷,跳出金錢困局

經過人生一連串得上沖下洗與因緣巧合,我突然發現個人的指數型投資,帶給我的報酬成長與上班工作薪資報酬差不多,於是我又再次煩惱人生的目標,接著我陸續進行了幾個實驗,看看怎麼為其他人作出貢獻,這幾年之中做了幾十場分享,在投資理財這個議題反覆琢磨,觀點有逐漸掌握方向,但是獲利並沒有方向,錢沒有獲得多少,希望有賺到一些影響力與陰德值。

以上就是我的故事,我從這兩個因緣受益良多,我也以身作則、活在其中、樂在其中...。內觀課程結束我也依照個人能力捐款,指數型投資我也搜集所有相關書籍,綠角的課程我也幾乎都付費上過課了。

我也不是說我有多清高,我也不是免費推廣...,但是我很確定我已經從其中受益太多,除了基本的費用之外,我想我不需要額外靠這個獲利。

不論是內觀或者是指數型基金,也都是需要基本費用的,而且可以明顯感受到有基本的支持,這些人、這些單位、這些公司可以走得更遠,可以提供更多人服務,可以讓更多人受益。

內觀vs.其他宗教信仰,指數型投資產品與推廣課程vs.其他投資產品與推廣課程,認真比較其中的內容與費用,你會發現我推薦的這兩個集團,根本是佛心來著的,也請大家一同支持相關理念的愛好者與推廣課程。

最後呼籲各位有從其中受益的朋友,不論是正念內觀或者是指數型投資,一起根據您的意願和能力,為下一個朋友作貢獻。

0 意見:

Follow by Email

大詩人的寂寞投資筆記粉絲專頁

技術提供:Blogger.